银星 溶解浆 白卡纸 牛皮纸 金星 漂针浆 漂阔浆
热词搜索:
纸       浆   |   废       纸   |   包装用纸   |   文化用纸   |   生活用纸
收缩
  • 电话咨询

  • 0510-88525101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中心 » 今日视点 » 正文

一篇文章说透中国溶解浆产业安全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3-29  来源:中华纸业传媒   浏览次数:1049
 
0
 
核心提示:产业安全相关研究在中国加入WTO
 产业安全相关研究在中国加入WTO初期,曾经被广泛研究过。但时过境迁,当前世界格局与当时相比已经发生了变化,世界经济结构也正在发生改变。产业安全这一课题也需要随着时代的发展而重新定义研究。

我国的溶解浆产业发展过程,可以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为:溶解浆归纺织部管辖阶段。1956年化学纤维行业发展之初,国家明确粘胶产业归纺织工业部;造纸和溶解浆归轻工部管辖。之后纺织部与轻工部为了溶解浆的质量争吵不休,直到1960年国务院指定将溶解浆的生产归属纺织工业部,将吉林开山屯造纸厂划给纺织部,改名为开山屯化纤浆厂,自产自用。1964年,该厂引进瑞典设备,进行改造,将产能提高到3.5万吨/年。轻工业部只管纸浆和纸品,不管溶解浆。第二阶段为造纸协会协调阶段。2008年福建南纸对其设备与工艺进行改造生产溶解浆,该生产线目前已经关停,但它却是中国在纺织部与轻工部撤消后首条造纸厂的溶解浆生产线;2012年中国的首个溶解浆机构(中国造纸协会溶解浆工作委员会)成立,标志着我国溶解浆产业进入有序发展阶段。

在第一阶段中,由于我国实行的是计划经济,加上溶解浆产量也较少,故当时产业安全的概念未有提出,即使提出意义也不大。第二阶段,也就是目前所处的阶段,溶解浆产业不仅面临着国内的市场化运行,还面临国际化贸易的挑战。由于我国的溶解浆产能仅130万吨左右,产业化规模与2010年相比,已经有了较大的发展;但目前我国溶解浆需求量仍存在230万吨以上的缺口。且与其他溶解浆生产大国相比,我国溶解浆产业仍属于起步阶段。在这种情况下,如何保证溶解浆产业的顺利发展?如何保障我国的溶解浆供给安全?如何将我国的溶解浆产业做大做强?在这些问题的提出下,溶解浆产业安全课题浮出水面。

我国溶解浆产业安全现状

当前全球溶解浆产能分布情况

2017年,全球溶解浆产能已经达到843.6万吨/年,较2016年增加55.5万吨/年,其增加的量主要来源于中国、印尼等国家的新投产溶解浆项目。全球溶解浆主要生产地区为美洲、非洲、欧洲、亚洲。其中美洲占比44%,非洲占比13%,欧洲占比15%,亚洲占比28%。由此可见,美洲与亚洲两地区合计占全球溶解浆产能72%,全球溶解浆产能分布相对集中在这两个地区。将四大主产地细化后,其分布比例为:美洲部分,美国占比24%;加拿大占比11%;巴西占比9%。非洲主要是南非,占比13%。欧洲以挪威、瑞典、捷克、芬兰、奥地利等国家为主,占比15%。亚洲印尼、印度占比8%;日本、泰国占比5%,中国占比15%。从细化角度看,美国、中国、欧洲为主要溶解浆生产基地,中国是继美国之后的第二大溶解浆生产国。溶解浆具体产能分布详见表1。

全球溶解浆生产成本

溶解浆的成本主要构成为:原材料:木片;辅材:化工料;能源:水、电;人工及财务费用等五大部分。从原材料看,木片的主要来源是可再生森林资源,国外的溶解浆生产企业多数拥有自己的森林资源以及伐木许可证。但是获取资源的成本不一,巴西、南非等国木片成本较低;而美国、加拿大、欧洲等国家和地区由于其有健全的森林法规和伐木许可制度,获得木片成本相对较高;中国从20世纪末开始实施退耕还林等生态环保制度,伐木成本相对高昂,多数溶解浆企业目前所用的原料均从国外进口,获取木片资源成本高昂。人工方面,美国、欧洲、中国人工及财务费用较高,巴西、南非两国相对低廉。故木片与人工成本是拉开全球溶解浆生产成本的主要因素。从表2可以看出,中国的溶解浆成本是全球最高,巴西的溶解浆成本相对来说较低。

全球溶解浆市场概述

溶解浆的下游市场主要构成有两大部分,一部分是纤维素纤维,包括粘胶纤维、醋酸纤维、铜氨纤维等;另一部分是纤维醚,包括羟甲基纤维素醚、羟丙基纤维素醚等。粘胶纤维是溶解浆使用量最大的产业,目前全世界粘胶纤维产能有600多万吨,其中中国的粘胶纤维(含粘胶长丝、粘胶短纤、莱赛尔纤维等)产能有424万吨。2017年中国粘胶纤维产量为391万吨,消耗溶解浆(含棉浆与改性浆)约394万吨。而2017年全球溶解浆产量约为620万吨,即我国粘胶纤维消耗溶解浆量占全年全球产量的63.57%。如果加上我国的纤维醚以及醋酸纤维使用量,该数据为71.29%。这标志着我国是全球最大的溶解浆使用国。

2017年我国溶解浆产能为130.1万吨/吨(见表3),国内溶解浆生产量仅有105万吨,除去国内的改性浆、棉浆等作为自己生产的补充外,仍有262万吨的进口量。2017年进口量占全年使用量的比例为59.28%(见表4)。

木片进口依存度大,溶解浆生产成本无先天优势

从溶解浆的原料木片自给程度看,中国明确较其他生产国弱很多。由于我国森林资源有限,加上当前生态、环保等政策从紧,使得我国每年不得不从世界其他森林资源丰富的国家及地区进口大量木片,以供下游造纸行业、木片加工行业使用。由于木片是抛货,运输成本较高。而进口木片报关涉及到人民币汇率问题,近两年,我国的汇率走势呈现出非连续性的跳跃走势,升贬幅度虽然总体可控,但是趋势较2014年前复杂,如果结汇时间点不对,在进口木片最终价格结算时,容易因为汇率问题,再次提高木片的到厂成本。上述的美国、欧洲、南非等地方的溶解浆生产工厂均拥有丰富的森林资源,且工厂因地制宜,依靠森林资源附近所建,在整个生产原料环节中,减少了运输周转时间与空间,同时采用当地货币结算,不涉及货币兑换问题,故其木片成本不足我国木片成本的一半。

生产企业布局混乱,产品结构单一

从中国溶解浆产能分布情况看,目前山东省最为集中,拥有70.5万吨产能,主要以太阳纸业与亚太森博为主。这两家地理优势比较明显,到下游粘胶纤维生产企业距离较近。其余如安徽华泰、青山纸业,也具备一定的地缘优势。但湖南骏泰地处怀化,地理优势不明显,所幸中国现在铁路运输以及水运比较发达,弥补了这一缺憾。

从产品结构来看,我国的130万吨溶解浆,主要用户就是粘胶短纤维生产企业,除了石岘生产少部分粘胶长丝浆以及纤维素醚用浆外,其余企业的溶解浆均为粘胶短纤用浆。当然,因为目前我国仍需要大量进口粘胶短纤维用溶解浆,目前这一问题并没有暴露,但日后市场一旦饱和,创新不足、产品结构单一的问题将会显露无疑。

我国溶解浆产业定价权较弱

由于我国的溶解浆生产成本较其他生产国要高出很多,客观上制约我国的溶解浆生产企业的定价权,在国际市场上受制于国外溶解浆生产企业。同时,由于我国的溶解浆产品结构单一,也制约了我国的溶解浆走向国际市场。目前国内的溶解浆定价系统中,主要是粘胶短纤工厂占据主动地位,这不仅仅表现在采购国内溶解浆时拥有定价权,也表现在采购进口浆的过程中拥有定价权。由于国外溶解浆生产成本低,某种程度上,国外企业给出的价格还有盈利的时候,可是国内的溶解浆生产企业已经出现亏损。2013——2014年,我国溶解浆产业曾经出现过这一现象。当时国内的溶解浆生产成本已经在6700元/吨附近,但因为进口浆价格较低,国内出现了6450——6500元/吨的价格,而且时间长达3个月有余。业内一些企业因为承受不住亏损,一度出现了转产普通纸浆或者干脆停产的现象。上述提及的福建南纸,也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才彻底关停其溶解浆生产线。尽管后来在2014年我国发起了对原产于美国、加拿大、巴西等国的溶解浆反倾销制裁,但国内溶解浆产业也没有立即摆脱盈亏平衡点困境。

我国溶解浆产业安全应对对策

2017年12月25日全国商务工作会议上,商务部部长钟山明确提出新时代商务改革发展的奋斗目标,努力提前建成经贸强国。具体将分三步走,即:2020年前,进一步巩固经贸大国地位;2035年前,基本建成经贸强国;2050年前,全面建成经贸强国。结合溶解浆产业当前格局,溶解浆产业将有三年的时间来改变上述产业安全中存在的问题,在2020年将整个产业做到真正意义上的“大”。关于如何实现这一目标,笔者提出如下几点思路供业内参考。

助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合作共赢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8年新年贺词中提及:中国坚定维护联合国权威和地位,积极履行应尽的国际义务和责任,信守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承诺,积极推动共建“一带一路”,始终做世界和平的建设者、全球发展的贡献者、国际秩序的维护者。这标志2018年我国政府将继续深化“一带一路”经贸合作。

我国溶解浆产业安全度较弱的核心是成本高企,生产成本高企的核心是因为我国缺少木片资源。而木片资源在“一带一路”沿途的多数国家中较为丰富,我们熟知的越南、柬埔寨、缅甸、老挝、泰国、印尼等东南亚国家拥有丰富的热带雨林;而俄罗斯、白俄罗斯等国也拥有丰富的针叶林、针阔混叶林等可再生森林资源。国内溶解浆生产企业参与到这些国家建设中,为其提供溶解浆生产技术、设备及基础设施,而当地提供木片以及人工等。这样合作后,溶解浆的成本会得到有效降低。

太阳纸业在老挝30万吨溶解浆项目已经于2017年开建,并将于2018年投产,该30万吨项目填补了老挝现代化制浆造纸的空白,是太阳纸业第一个海外投资建设的实体项目。不仅为太阳纸业进一步做大做强注入新的强大动力,而且为我国造纸业的健康发展提供了有力的资源保障,更有助于老挝当地经济社会的发展。该项目可谓上述思路的典范案例。

在工信部管理下,与粘胶纤维产业做好产业对接工作

上文已经提及,历史上溶解浆与粘胶纤维产业曾经分别属于轻工部与纺织工业部;后来两者全部归纺织工业部管理。但20世纪90年代,轻工部与纺织工业部均撤销后,粘胶纤维产业加入到纺织协会行列,而溶解浆生产企业在2012年加入到中国造纸协会成立的溶解浆委员会。通过笔者从2012——2017年跟踪观察,两家联系比较少;甚至在2013年溶解浆反倾销事件中,曾经出现过一系列的乌龙事件,甚至出现同一集团公司旗下浆粕厂加入反倾销行业而粘胶工厂加入反对反倾销行列。这种“铁路警察,各管一段”现象,暴露出我国产业链间各个环节的协会以及企业之间对接不紧密,容易使得本来是优势的因素转化为劣势因素。

2017年工信部公布的《粘胶纤维规范文件(2017版)》文件中曾经提及:严格控制新建粘胶短纤维项目,新建项目必须具备通过自主开发替代传统棉浆、木浆等新型原料,并实现浆粕、纤维一体化,或拥有与新建生产能力相配套的原料基地等条件。这是工信部第一次明确提出,粘胶纤维与溶解浆在新建项目上需要互相配套,未来解决中国的溶解浆缺口问题,还是需要靠中国自己来解决。所以,国内溶解浆产业想要取得更多的话语权乃至定价权,需要做好与粘胶纤维产业的业务对接工作,在相关产业政策下,加速与下游粘胶短纤行业展开合作,使得溶解浆产业以及粘胶纤维产业协调发展,共同进化。

加强高纯度溶解浆生产技术研究,合理调整产业结构

在过去的产业经济发展中,发达国家以及中国均走过“先发展再治理”、“先做大再做强”、“先粗放型后集约型”的产业发展道路。前文已经提及,我国的溶解浆产能虽然是在国际上排行第二,但其仍处于发展阶段,因为其有很大的成长空间,且溶解浆产业内产品比较单一。因为有将近60%的进口量,故业内有人认为溶解浆需要先解决量的问题,而非质的问题。如果这种思想付诸实践,那么我国溶解浆产业不能走出其他产业发展的历史怪圈。要想跳出上述的三种发展怪圈,在2020年让我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溶解浆产业大国,就必须在未来的三年内,加大力度开发用于纤维素醚类的溶解浆,在做大的同时,提升溶解浆的产业用途,调整目前国产溶解浆产品单一的结构,这样溶解浆产业才能逐步进入产业安全较强的状态。

结论

目前我国溶解浆产业虽然位居世界第二,但发展时间短、成本高、品种单一等因素,致使其产业安全系数较弱。在目前国内生态环保政策从严以及森林开采较为严格的情况下,建议溶解浆产业内的相关企业积极响应“一带一路”政策,乘此东风,与相关具备森林优势的资源国紧密合作,达到双赢目的。同时建议溶解浆产业在做大的同时,加大高纯度溶解浆的开发,在做大产业的同时将产业做强,以期为2035年基本建成经贸强国而做出产业贡献。

我国溶解浆产业安全评述

从上述数据分析看,我国虽然是溶解浆的最大使用国,但自给能力比较弱,进口量占比过大;同时由于国家劳动法、生态环保政策等原因,我国溶解浆生产成本远高于其他国家。在WTO公平贸易原则下,我国的溶解浆在国际市场上不具备竞争力优势,也不具备定价优势,更谈不上定价权的问题。

虽然我国溶解浆产能已经排名世界第二,但是与美国相比,或者与南非、加拿大、欧洲等国家与地区相比,仍有很多短板需要攻克。

我国是溶解浆使用大国,在与下游产业对接过程中,具备地域空间与运输时间优势,同时进口量大,为行业的发展提供了更为开阔的空间。这就需要我们找出目前我国溶解浆产业安全存在的问题,解决这些问题的过程,就是我国溶解浆发展做强的过程。

我国溶解浆产业安全存在的问题

发展时间短,应对大型经济周期经验不足

美国、欧洲、南非、巴西、加拿大等溶解浆生产企业均拥有40年以上的历史,多数企业经历过1973——1975年溶解浆的第一次辉煌时期,当时的世界溶解浆总需求量在530万吨附近;也经历过1987——2000年的溶解浆低迷时期,当时世界溶解浆总需求量在310万——330万吨附近。而我国现有的溶解浆产能130万吨,来源于2008年以后的立项,多数是在2010年之后才投产,没有经历过大的行业变迁带来的高峰期以及低迷期,也意味着我国的溶解浆企业缺乏应对大周期景气度高与低迷时的应对经验。

 
 
[ 资讯中心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中心
点击排行
  备案 举报 报警 支付宝  

购物车 购物车(0)    站内信 站内信(0)    新对话 新对话(0)